小快乐

被关去学习了

生日快乐,篮时女士

今天是篮子的生日 @Ophelia 

作为她的共存 我祝她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祝篮子生日快乐~🎵祝她生日快乐~🎵🍰

篮子要我给她写露英 我决定了——明年她过生日的时候为她写份生贺——!

就这样 我爱她

还有施篮这么好吃真不知道篮子为什么不吃

本来法叔生日时是想用这个做生贺的然后鸽了hhhh
其实我就是来说因为开学了停更
可能寒假再勤快一点【昏咕去】

激情转发

我cp画得太好看T T

悲伤哦林吉:



对不起我自杀太丑了我错了交党费🔪🔪🔪🔪


雪花太太的立牌 趁着天气好出来美美地拍了几张w
这边下了暴雨 本来还有雷电警告的(骗人) 却突然晴天 水汽当时还没散开 光线可以捕捉到 特别美丽💕
尤其是夕阳光穿过树枝的时候 水雾衬出了光线的方向和形状w
(体会一下p6的圣光垃圾桶bu)

【露英】雨夜


作者:CHA
cp:露英


这份雨夜令伊万心生烦闷。他在床上翻来覆去,能听到细细密密的雨声从打开的窗口传来。低语一般亲密、温柔。好似一双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的脑中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个轮廓——那个瘦小笔直的身影。

只是见了一面罢了,可是他却未曾忘却他的脸。公交车站边,那天也是下着这样的雨。他遇见这个同样是在等待着什么的人。

那人的眸子仿佛注入了一片森林,让他忍不住多留意几眼,本来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便让他感到一丝罪恶,未想到对方竟毫不忌讳地直视着自己。他一开始立马移开了目光,但很快发现这个人的目光从未离去。

他很想开口问他是否有什么事,但他竟然一时语塞——因为那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像是打量,他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更久远的事情,一下子缓不了神一般。

“先生?”眼见公交车来了,那摊水可能会溅到这位先生身上,伊万拉了他一把,恰好躲过。

对方在拉扯中回过神来,礼貌性地一笑,刚才眼神中流露出的感情转瞬即逝。“谢谢。”

很好听的发音,让他一瞬间有些失神,又有些熟悉。他还保持着拉对方的姿势,久久未动,有什么声音要从喉咙里发出却被这密密麻麻的雨掩盖住了一样。

“亚……”

他终于开了一个头。

“先生,你抓着我很久了。”

他惊慌失措地松开。他的惊慌并不是因为冒犯到这位先生,而是他就那么慌了,他心底有什么在叫嚣着——他是谁?为什么他给我的感觉这么熟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对方礼貌地微笑后,不远处巴士的灯光照亮雨的痕迹,踩着水向他们奔来,是最后一班了,伊万来不及再看那人一眼,三步两步跑上巴士,淋了几秒的雨。

车又再次启动。这下只留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站在原地。伊万从后视镜看到他那一抹黑色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至一个黑色的小点,然后,再也看不见了。



——


亚瑟无法入眠。伦敦的雨不知疲倦地下着,让他在深夜中总能想到那次偶遇到却已是太久不见的人——他觉得他已经消失了,已经再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可笑的是,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属于他的过去竟然回忆起来竟然还是如此的清晰。他用手背捂住眼睛,试图更加平稳地呼吸。


他以为不会再见到他了。他嘲笑着自己的自以为是和别扭,嘲笑着自己见到他那副愚蠢的样子。他竟然打断了那个人想说的话,他知道那时对方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但他太害怕了。他唯一能做到的,只是一直盯着那辆他乘坐的巴士,直至消失之际。


也罢,反正他也再也不会明白。他默默想到,心里有个地方像燃烧般灼痛。

他存在了太多的时间,以至于他越往前活,远处的记忆将像浪潮一样被推得更远。他的身体正在祈求一种平衡和习惯,每天早上一杯香浓的茶能让他好好待着工作,开会,然后下午再享受和女王的下午茶。等晚上回到家里,无聊地翻几个剧出来看或整晚熬夜工作或直接倒头就睡,除此之外那个人的消失和复杂的感情,他都可以抛在脑后。

可惜,他的心还在燃烧般地疼痛。

他痛苦地流下一滴灼热的泪水,倒在柔软的枕头,听那窗台叮叮咚咚的雨声,进入混沌美好的梦中。

——

雨滴如音符,组成了完整的乐章。床上的伊万突然睁开了眼,嘴里喃喃念道出那两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亚……瑟……?”


END(群里作业,因为下雨被热死写出来了)

大家好这4一个新的置顶🔝!!!
我是查 笔名西上相x

这4我爱的@悲伤哦林吉 我的雪橙宝!
想安利给大家这位@あさひ☀️ 


目前在学习

囚徒 ⑻



作者:CHA
cp:露英



亚瑟醒来的时候窗外是白花花的一片,有些刺眼。他这一觉醒来首先是口干舌燥,其次便是浑身的酸痛。他揉了揉太阳穴,眼前麻麻点点的黑暗持续许久才缓缓散开。


“您醒了吗?”一边的侍女低头询问,“食物和水已经放在这里了,陛下说您身体未康复,在房间里吃便好。”


“万尼……”亚瑟回过神来停顿了一下,“伊万呢。”


“陛下在后花园里站着,已经一天一夜了。”侍女叹了口气,“若您不介意的话,还是去看看他吧。”


亚瑟没有作声,一觉起来他脑袋沉甸甸的,久远到已经被风雪掩埋的记忆突然被刨开,他有些恍惚。他该如何去面对伊万?无论曾经是否拥有过那一段相同的回忆,他们早已站在了对立面。


他并没有胃口,只是比较随意地填了个肚子。身边的衣物穿上刚刚合适,伊万可能是特意给他准备了紫色。亚瑟起身活动了一下,还是浑身酸痛无比。他套上外套,心里生出一个念头,但他不敢多想,他不觉得伊万会轻易放过他。


外面寒风凛冽,依旧是白花花的一片,看多了不免觉得太过于单调。而伊万,应该在只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心里映射出的,也该只是这一种颜色了。


只是开了窗户一个小缝而已,风急忙裹着几粒细雪钻进来,弄得亚瑟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时候有人从后面环住他,替他关好了窗户。


“亚瑟和我一样……怕冷呐。”


伊万身上其实比刚才那缕卷进来的风雪还冷。他不敢相信这个人是站了一天一夜刚过来的。他被紧紧地从后面抱住,脑中一片空白。在伊万看来,亚瑟因为他的动作僵得跟一截木头般。他在考虑要不要松手的时候,听见那个人闷闷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万……万尼亚。”


“亚瑟?你……想起来了?!”亚瑟低着头,他第一次觉得伊万的声音含有着一种单纯好懂的情绪,亚瑟扭头,见那个人的眼睛不再是那么暗淡无光,相反,闪烁着一种惊喜的、失而复得的亮光。


他张了张口,一时竟说不出什么话来。


“我好开心,亚瑟。”伊万亲昵地触碰着他的脸颊,那里有他喜欢的温度。“我好开心,你终于记起来了。”


“那之后……你怎么样?”亚瑟下意识稍稍躲开了,他开口,却被自己哑得不行的声音惊到了,平静之后,他只是看着沉默不语的伊万,等待他的答复。


“我觉醒了魔力。杀光了那些人。”伊万的语调一下子沉下去了,“回到梅花国的时候,姐姐已经死了。妹妹是在过程中离开的。”当时的场景好似重现在眼前般,他呆滞地说道。眼见他眼神变得狠戾起来,亚瑟急忙捧住他的脸。


“万尼亚,清醒一点。那些已经过去了。”他直视着伊万的眼睛,唤他之前的名字,希望能讲他从过去的泥沼暂时脱出来。


伊万回过神来,他冰冷的手覆盖上亚瑟其中一只手的手背,“亚瑟是唯一能理解我的人。”


“因为你为了妹妹,杀光了黑桃国的皇室,一个不留。”


这次愣住的是亚瑟。他试图收回手,可伊万将他的手握得生疼。


“而如今你理所应该地坐在了黑桃国皇后的位置,掌控着全部。而阿尔弗雷德——”伊万抬眸,他的眼中清晰倒映着亚瑟因惊慌扭曲的脸。


“只不过是你的傀儡罢了。”


“闭嘴!”亚瑟狠狠地甩开伊万的手,内心升出一股窒息感,他喘着气,绿瞳里充斥着恐慌。


“像我们这种能运用自如魔法的人很少见,而亚瑟你更是另类。你的魔力就像能被源源不断注入一样。早听说黑桃国的皇后魔力胜人一筹,直到我发现是亚瑟,这条消息就显然惊讶不到我了。”


“如果可能的话,像亚瑟这种造个人一样的存在出来,很容易吧?虽然过程中要耗费大量魔力,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你变得不如以往强大……”伊万慢条斯理地说道,“而如今的黑桃国国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不过是你依照着当年好友阿尔弗雷德的样子……”(见CH7里有提到)


“闭嘴!”亚瑟打断了伊万接下来的话语,捂着头撕心裂肺地喊道。“闭嘴!闭嘴!”


“你谁都不相信,只相信他,毕竟他是你亲手所造。亲手清理掉黑桃皇室成员,手里沾染上血的你,在众人面前变得冷酷和残忍,而你唯愿为那个傀儡敞开心扉。”


“我想问的是,为什么?”


伊万的神情变得扭曲可怖,他掐住亚瑟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一遍一遍地重复。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亚瑟眼前明亮的白逐渐被麻麻点点的黑所染,他胡乱挣扎起来,眼睛忍不住上翻,他拼命握住伊万在他脖颈发力的手,却觉得自己的力气正逐渐消失。伊万在他耳边一直不断重复着什么,可缺氧感使他无法听到任何话,唯一只有那双睁得大大的、无神混沌的紫瞳,就算他眼前被黑暗吞噬,可那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


“为什么你能轻易忘掉一切属于我们的美好?”

“为什么你从来没去寻过我?”

“为什么他却值得你这样去做?”

“为什么……”

……


再多的疑问在对方在快要窒息的情况下也无法解答。不,是永远解答不了了。伊万松开手,松开的力道和氧气忽然的灌输致使亚瑟倒在地毯上猛烈地咳嗽起来。伊万注视着窗外变大的风雪无动于衷。


“接下来,亚瑟和我一起去战场吧。”

“我要亲手在你面前杀掉那个傀儡。”


亚瑟意识模糊之际,他看见了另一个面无表情的自己,在对他诉说着什么。他仔细去听了。那个自己说的是——


“亚瑟·柯克兰,你比任何人都无情,你从未爱过任何人,也不值得被任何人所爱。”



TBC




开始碎碎念:最好重新看一下CH7哈哈哈,我更得太慢了(还少)大概还有两章结束,然后会有两到三篇番外这样的
其中一个真相在这章节说了 另一个可能在番外才会说( ̀⌄ ́)
还有今天有位天使过生日 我祝她生日快乐🎂❤️

七夕快乐😭我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 如果这是微信小窗 我估计就泪目沙雕熊猫头 现在只能在屏幕面前“😭”然后说我们俩的关系不能用一个扩列的关系词来代替

あさひ☀️:

你总会遇到一个人,ta会倾听你的烦恼、分享你的快乐、与你一起同仇敌忾,两个人无话不谈,生活中的趣事和不顺,就算是傻乐也能笑上一整天。你们彼此熟悉,即使隔着屏幕也能想象到对方此刻的表情和说话的语气。你知道这已经超过了友情,这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爱,ta就在你心中,到哪里都会想起。

我很庆幸,我遇到了这样的人。从早安到晚安,一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看见什么好玩的就想拍下来赶紧告诉她,和别人说话也总是三句话就提起。(话说我昨天看见一只泰迪熊,还穿着星条旗的毛衣,比她可爱多了。)而她也会总想到我,让我觉得生活中她真的在我身边。

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很少,主要是性格问题没办法与人好好相处,我总是做好了被抛弃的准备,我从来不会主动提出离开。我认为这样很伤人,我宁可让别人主动提出来伤害我。我不会和人相处,我的迟钝有时候会无意间伤害很多人。我很开心她能够接受我的缺点,我也开始反省自己。我很庆幸认识她,她会指出我的错误,包容我,原谅我。这让我很感激,我的生活中也有了一个可以分享一切的好朋友。我们之间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不同的是她要比我看起来更成熟。我总是很幼稚地在幻想,我把这个世界幻想得很简单、很纯粹,我把自己缩在襁褓里,不愿看见这个真实的世界。我是自卑的,我认为我配不上她的好。她的出现就好像是一道光,我开始站起来,从走路说话学起,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以最优秀的姿态站在她的面前。

我很笨拙,不知道怎么做能让她开心,我也不会说那些让人很感动很暖心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做。我知道我很糟糕,经常自说自话,忽视了她的感受。但是在我心里,施板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女孩,我很喜欢她,也希望可以和她一直陪伴着走下去。我们之间超越了朋友,她对我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谁也替代不了。

七夕快乐,大宝贝💕@小快乐 

关于快乐、喜欢、朋友?

喜欢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但是我要是真的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会跟别人聊天间不经意都说到她,看到跟她相关的东西就会滴滴她,会画她,会写她,会讲出来;会生气,会跟好朋友说她的坏话,会说今天两个人相处的状态。总之我的喜欢是特别明显的,虽然不是那种情爱方面,但是好像是一种爱的喜欢。

还有一种是那个人平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存在感般的感觉,你觉得你不会叫她“闺蜜”“老婆”,但你们的关系特别特殊。你摊在家里要烂了突然她的名字就出现了,滴滴她出去玩时觉得你们像几年没见了一样但其实你们前几天才见,等你们出来玩碰面的时候,你又觉得与她见面不过是前几天的事情,对时间的感觉总是若有若无的变化着,但她总是在的。然后你想玩游戏两个人就能很投入地玩,你迷茫时她就听你说,你有时觉得亏欠了这个孩子什么,于是你就去补偿,比如帮助她,安抚她,你只是这么做了一点点,她对你的感激竟让你觉得如此之多,让你的小心思完全不想用到她身上,只想真真切切待她。

所以有这样关系的朋友,有时候是真的非常幸福的。